一分快3彩票 > 我比火影还要水 > 第八十八章 双刀鲆鲽

第八十八章 双刀鲆鲽


  “好大的一条水龙啊,无意你有办法吗?不行的话我就用八门遁甲了。”
  凯毕竟是指导上忍,不会让自己的后辈和学生在前面冲锋的,那样太没面子了,况且这也不是他的作风。
  “凯老师,相信我,虫子变大了还是改变不了它是虫的事实。”
  宁次双颊青筋暴起,他也好奇漩涡无意会怎么做,已经在用白眼仔细观察了。
  水遁,硬*水阵壁!
  漩涡无意双手结着奇怪的手印,他眼前一丈厚的水壁反而是缩成了只有半丈的厚度。
  “小鬼黔驴技穷了吧,就算你那半丈厚的水壁全是冰,也奈何不了我们的联合忍术,这一次,我们要由外到里,把你的保护壳连同你们的自信心一起击垮。”
  鼓绿、草林、启林三人双手合十,爆喝一声,那水龙的速度又是快了几分。
  凯对漩涡无意的为何缩减水阵壁的厚度也是有些疑惑,但既然漩涡无意说了相信他,想必也是有他自己的底牌,出言打扰只会扰乱对方心神,让他提炼查克拉增加无谓的难度。
  现在的凯只有静观其变,他已经做好开八门遁甲第六门景门的准备,若是漩涡无意的水阵壁抵挡不住,他就立马施展朝孔雀。
  相比于凯,宁次就淡定了许多,注意力全在漩涡无意的水阵壁上。
  拥有白眼的他观察力自然比寻常忍者高出许多,当他用白眼看到水阵壁里的查克拉时,内心骇然,双鬓都不由自主的渗出冷汗。
  在水阵壁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高密度的查克拉聚集在一起,这种紧密程度制造出来的水壁,恐怕比钢铁还要硬出三分。
  不免往漩涡无意身上多看了几眼,“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这就是那家伙的能力吗?”
  没错,漩涡无意就是将眼前的水阵壁转换成了硬水形态,这也是他目前所能制造出硬水的极致了。
  也充分说明他对对方这一联合忍术的重视,他不是非要缩减水阵壁的厚度,只是以他目前的能耐,只能将其一半进行硬水化。
  这种坚硬程度,漩涡无意相信扛十几发普通的螺旋丸都不成问题。
  轰……
  一声巨响在湖中心传开,湖水泛滥,湖水被这爆炸的冲击波直接震得涌向岸边,这等恐怖与海啸无异。
  大片树木被洪水冲倒,就像台风利奇马登陆后的所造成的自然现象一样,森林大地仿佛都是出现了伤痕。
  还有大团白烟从冲撞点袅袅升起,水花散去,漩涡无意几人还是完好无损的站在水壁后。
  “怎么可能?”鼓绿、草林、启林三人脸色已经从之前的慎重转变为浓浓的震惊。
  他们之前的三龙冲击让漩涡无意给防住了可以说是他们轻视大意,但这回三人联手的配合忍术都是让人给防下来了,震惊之余对漩涡无意已经有了几分忌惮。
  这虽不是他们的最强忍术,但其中所蕴含的力量,足以让一名精英上忍趋之避之。
  与他们交手的忍者中从未有人硬扛下来过,都是躲避然后再伺机而动,但眼下,正面防御下来的人出现了,就在眼前。
  看样子还是个十六七岁的木叶忍者,用的还是他们雾隐村擅长的水遁,若不是亲眼所见,这搁谁谁信啊!
  他们惊讶之余漩涡无意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发现他这全力制造的硬水壁上都是出现了裂痕,像蜘蛛网一样四处散开。
  这水龙虽说没有初代火影柱间的木龙吸取查克拉的能力,但光这破坏能力,足以让他重视。
  单手叉腰摸了摸鼻子自然一笑,因为与这水龙的碰撞,他对自己目前的硬水防御能力也有了大概的了解,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
  “NICE!无意,干得好,继续保持。”凯也是主动竖起了大拇指,露出一排白牙。
  啪啪啪,传来了一阵鼓掌声,正是长十郎,还是那副玩味的笑容。
  “哎呀呀……小看你们了呢,一个人能够接得下这招,还是有点实力的,但这也印证了一件事。”
  杀伐之气从长十郎身上涌现,双刀鲆鲽的绷带已经完全脱落到水面上。
  “什么事?长十郎大人。”
  鼓绿、草林、启林三人见长十郎要出手的,内心自然欣喜,之前从漩涡无意身上吃的憋,现在全都要找回来。
  “他们木叶派来的忍者越强,就说明任务越重要,他们任务的区域在我们水之国附近,对我们雾隐的威胁就更大。”
  好头脑,还能这样想的啊,长十郎的三个跟班连连称赞。
  怪不得日后能成为最水的水影,多少还是有点头脑的,这思维发散的真不错。
  漩涡无意正准备主动出击时,一道悠长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脑海。
  “小子,你怎么又回来了,还带着一群人来打扰老子休息,这就是你们人类所说的信任吗?”
  突如其来的悠长之音让漩涡无意愣了下。“这是三尾的声音,因为自己体内有他的查克拉并且离他不远才会听到吗?”
  漩涡无意一阵苦笑,他也无奈啊,本不想来的,但是事情还没解决。
  想必是刚才的战斗又是惊动了湖里的三尾,本来被别人抽出部分查克拉就很不爽了,还三番两次被人打扰,这换做一个正常人也会动怒吧,更别说一只尾兽了。
  不管三尾能不能听到,漩涡无意心里嘀咕着:“三尾矶怃老哥,那些人的目标好像是你,我这就把他们引开。”
  没有收到三尾的回应,怎么把他们引开呢,漩涡无意想着只能转移战场了。
  稍稍转头,对着身后二人说道:“凯老师,宁次,对方是雾隐忍者,他们擅长的大都是水遁系忍术,这片湖分明就是他们的主场,对我们不利,我们撤回森林怎么样?”
  准确来说这里是漩涡无意的主场也不为过,为了不打扰到三尾,只能撤退了。
  凯摸了摸下巴,沉吟道:“无意说的有道理,水面战斗我们确实是劣势,撤!”
  “小心!”
  宁次惊呼一声,因为刚刚一时失神,没发现长十郎竟然已经来到了水壁之外。
  漩涡无意同样如此,一转头的功夫,长十郎就出现在他一丈之内。
  “这破水壁有这么硬吗?让我的鲆鲽砍砍。”
  “喝!”
  长十郎一声冷喝,握起双刀鲆鲽往硬水阵壁砍去。
  咔、咔嚓……
  这碎裂的声音让漩涡无意三人都大感不妙,糟了!